水树花灯是个大傻逼,别问江程训为什么这么记仇